欢迎访问宁夏鑫鼎诚拆除工程有限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跑腿骑手换菜赚差价,开假小票,淘宝卖家:伪造不难,用热敏打印机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03-24    作者:宁夏室内拆除公司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3月20日晚,“饿了么骑手跑腿买7道菜,仅一道是..”上了热搜。跑腿骑手偷换菜品,以赚取真假菜品之间的差价。

每日人物了解发现,消费者并非..次遇到这种乱象。除了偷换菜品,赖账不愿返还菜品差价,与用户正面发生冲突,这些现象在网友对跑腿骑手的“控诉”中屡见不鲜。

3月22日,饿了么称已停止武汉涉事骑手的服务资格。不过,每日人物了解到,至少两起跑腿偷换菜品,跑腿骑手的所在的平台并没有就此作出处罚。

虚假小票如何伪造?淘宝卖家:伪造不难

3月19日下午5点,湖北武汉的王先生及朋友通过饿了么跑腿点餐,在“靓靓蒸虾”水厂店点了葱烤龙虾、经典凉面(大)等7个菜。6点47分菜品送达后,王先生发现送来的凉面是小份,马上拨打商家电话。在与店长林女士沟通后发现,除了葱烤龙虾,其他6个菜都不是“靓靓蒸虾”做的。

店内的监控视频显示,6点17分,一名身穿饿了么骑手服装的男子走进店内。6时30分,该骑手只提着一个菜,走出店门。该跑腿骑手甘某坦率回应,其他6个菜是他在江汉路上的一家餐馆买的,在“靓靓蒸虾”只点了一个葱烤龙虾。

跑腿骑手甘某伪造的假订单。

3月22日,饿了么回应,已联系消费者提供先行赔付,并停止该配送员的服务资格。饿了么回应的背后仍留下许多疑点:小票是如何伪造的,偷换商品是否是跑腿业务常态。

甘某出示的支付记录显示,他给名为“虾蟹神”的商家支付了349元。但江汉路上并没有名为“虾蟹神”的餐馆。.让王先生震惊的是,外卖的小票居然是假的。王先生将打印的小票发给店长,店长表示这张小票不是出自“靓靓蒸虾”。“我们的单子上会打印时间,但这张单子上没有时间。”

有网友表示,伪造一张小票并不困难,只需要一台热敏打印机就可以完成。每日人物通过淘宝搜索“热敏打印机”,价格在400元以内。

有卖家明确表示,可以打印外卖的小票。“内容是随自己编辑的,要打印什么编辑什么就可以了。”从文字数字,到条码二维码,都可以通过一个软件完成。在软件上完成编辑之后,可以蓝牙上传到打印机并完成打印。

伪造的小票,再结合不存在的“虾蟹神”餐馆,央视在3月22日晚的评论中用了四个字:细思极恐。“连餐馆水单都可以迅速伪造,这只是临时起意的个人行为吗?背后是不是已经有了非法利益链条?暴露出外卖平台制度和管理方面的漏洞是不是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呢?”

跑腿骑手偷换菜品,并非首例

跑腿业务与普通的外卖业务不同,消费者直接与骑手对接,并先在平台上根据公里数支付跑腿费。骑手完成服务后,再与消费者结算服务的费用。

正因该模式,饿了么跑腿骑手甘某购买429元的假菜品(“虾蟹神”349元+“靓靓蒸虾”葱烤龙虾78元+2元打包费)以冒充原价466元的真菜品,“以次充好”,赚取真假菜品之间的差价。

“如果不是看到这条热搜,我都差点忘了这件事。”四五年前,浙江义乌的周曼也被跑腿骑手坑过。她在美团下单了一个跑腿,指定去店家“盱眙龙虾”买单价120元2公斤的大龙虾,跑腿送到之后发现龙虾的个头不太对。“爪子反差特别明显。”周曼经常吃这家店的龙虾,..眼就觉得不对劲,怀疑是骑手买了88元1公斤的小龙虾。

“一开始他死活不承认,我当面给商家打电话。”商家告诉周曼,跑腿点的是88元1公斤的小龙虾。周曼后让跑腿跟商家商量怎么解决。商家提议再做一份大龙虾送过来。此后,周曼再也没叫过跑腿服务。

消费者被换菜不少见,同样在厦门汕头开烧鸭店的王老板也遭遇过。2020年5月9日,几位客人电话预约了烤鸭套餐,并说“会通过外卖平台跑腿代购取餐。”但是,过了约定的取餐时间很久,王老板发现跑腿骑手一直没有来,就给客人打电话,但顾客称,已经在用餐,还拍了照片给王老板看。他发现,除了外包袋装属于自己的烧鸭店,其他产品都不是店里的。

除了外包装袋,其他的菜品都不是王老板自己店的产品。

3月22日,饿了么称已停止武汉涉事骑手的服务资格。不过,每日人物了解到,上述两起跑腿偷换菜品,跑腿骑手的所在的平台并没有就此作出处罚。

跑腿骑手背后乱象

每日人物在知乎平台搜索关键词“跑腿服务”,发现有不少消费者对跑腿骑手的“控诉”。

2018年2月,一位上海的网友..次下单跑腿业务,是去4公里以外的蛋糕店取蛋糕。“我备注了需要小票,骑手说商家没给小票。”送走骑手后,该网友打电话给商家核实费用,发现骑手多收了他20元。

随后,该网友向跑腿骑手委婉提出退款20元,骑手的回答是“我很辛苦的,你的配送很远,别人才一公里你要四公里”。网友提出各退一步退款10元,但之后始终没有到账。“骑手知道我家地址,给他一星我怕被报复。”

另一位网友则是当面和跑腿骑手发生了冲突。2018年11月,该网友..次叫跑腿送一份急件。跑腿接单之后,她发现跑腿在原地差不多10分钟。半个小时之后,跑腿才到。

但跑腿要了文件,拍了张照后,直接取消了订单,说“电瓶车没电了。”因为要送的文件很急,该网友情绪有点激动。“他直接哐当拍了一下我们的门,感觉要冲进来打我。”该网友马上叫了保安,跑腿随后离开。

之后,该网友拨打美团客服。客服说已备案,一两个工作日内答复。“现在也没接到他们的电话。”

跑腿业务并不是这两年才兴起的服务。2017年2月,美团“跑腿代购”业务在成都上线,随后迅速覆盖北上广等20个城市。同年4月,另一个外卖巨头“饿了么”在上海试点“帮买帮送”业务。目前,场内玩家既有头部互联网公司阿里、京东、美团、滴滴,还有经历过..轮补贴大战活下来的闪送、UU 跑腿等平台。

外卖平台将自身业务从餐饮扩展到“三通一达”和顺丰所在的同城领域,这是同城业务在互联网时代的升级。涌入“跑腿”的骑手越来越多,平台对骑手的管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文章转自搜狐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宁夏室内拆除公司的小编删除)